菜单导航

[青岛银行]青岛日报:加快促进航运贸易金融融合发展

2020-07-08 13:24:15 作者:青岛新闻网 来源:新闻资讯网

  随着我国改革开放进程的不断深入,中国与世界经济加速融合式发展。纵观全球,伦敦、新加坡、纽约、香港、上海等世界知名的开放城市,都是集航运、贸易、金融功能于一体的航运中心、贸易中心、金融中心。为推进国家经济体制改革以及“一带一路”倡议向纵深发展,应积极建设一批国际航运贸易金融中心,加强与世界各地的联系并帮助更多的中国企业走向世界。建设国际航运贸易金融创新中心,是青岛发起的15个攻势之一。围绕航运做贸易,围绕贸易繁荣金融,通过金融和贸易的支撑进一步促进航运事业的快速发展,有助于全面提升青岛在航运、贸易、金融领域的全球竞争力和影响力,打造对外开放新高地。

  一、青岛建设国际航运贸易金融创新中心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要建设国际航运贸易金融创新中心,必须以良好的航运服务业为基础。世界航运贸易金融产业领先的城市,其航运服务业都发展到了很高的水平。青岛市航运服务业经过多年的建设,一些“硬条件”在不断完善和创新。目前,青岛港(行情601298,诊股)国际集装箱航线总数稳居中国北方港口之首。在空港方面也具有极大优势,新建的4F级胶东国际机场规划建设两条3600米的远距跑道,可起降空客380、波音787等世界最大机型,满足年旅客吞吐量3500万人次的保障需求;到2045年,将再建设两条跑道,满足年旅客吞吐量6000万人次的保障需求,真正成为面向世界的东北亚国际枢纽机场。

  总的来说,青岛市航运服务产业的发展强化了本地和周围区域的整体实力,并且加速了青岛港航运设施的完善,促进了航运服务品质的提高,逐步实现了航运“软条件”的优化。然而与国内外领先城市的航运贸易金融发展水平比较,青岛市还需投入更多的努力。“硬条件”方面,贸易集散规模相对较小、信息化建设方面不够健全等;“软条件”方面,资源配置与高端服务能力不强,资本作用发挥不到位,金融服务和产品创新亟待提升等,这些都给青岛建设国际航运贸易金融创新中心带来了较大的挑战。

  二、认真学习借鉴国际先进经验

  针对面临的问题和挑战,目前国际上有一些先进经验做法值得学习借鉴。

  荷兰鹿特丹集疏运体系建设经验。荷兰鹿特丹港属于腹地型国际航运港口,和中转型国际航运港如新加坡港主要依托水运方式来比,鹿特丹港更依赖于便捷高效的内陆集疏运网络。鹿特丹港吞吐货物80%的发货地或者目的地都不在荷兰,货物可在24小时内到达西欧各主要的工业和经济中心,48小时内运到欧洲内陆各目的地。其集疏运体系主要由莱茵河及其他内河组成的驳运网络以及铁路系统、近海运输航线、公路运输网络和庞大的地下管道网络构成。

  鹿特丹的集疏运方式主要依托铁路和内河转移,不仅解决了公路堵塞的问题,还有效缓解了能源消耗与环境污染等问题。鹿特丹最大的特点是储、运、销一条龙,通过一些保税仓库和货物分拨中心进行储运和再加工,提高货物的附加值,然后运用河、海、路、空、管道等打造集疏运网络,促进上述方式的互联互通、协同推动,形成合力,扩大集疏运辐射规模范围。随着腹地经济范围的不断扩大以及相关产业的转移,鹿特丹根据各种运输方式的技术性能、对地理环境的适应程度等因素所产生的运输需求特征进行分析,根据相关信息通过物联网技术的集成运用,建设分工与协作的综合运输网络和信息管理网络,建立智慧集疏运系统,统一协调调配资源。

  新加坡推进国际贸易创新经验。新加坡在贸易行业中是著名的国际中转站之一,转口贸易是为了规避各种贸易壁垒的限制,如反倾销、反补贴、配额限制等。新加坡同世界许多国家签订了自由贸易协定,这些国家包括美国、日本、加拿大、中东等国家和地区,大约95%的国外货物可自由进入。作为一个自由港,新加坡的关税和进口关税相对较少,其在转口贸易等方面也有许多创新探索。

  首先是自由港政策,包括实行自由通航、自由贸易、允许境外货物、资金自由进出、对大部分货物免征关税等一系列措施,极大地方便了货物的进出,促进了国际中转业务的发展,为新加坡国际航运中心地位的确立奠定了基础。在吸引外资方面,除国防相关行业和个别特殊行业外,新加坡自由贸易港对外资进入没有行业限制,商业、外贸、租赁、营销、电信等市场完全开放;对外资企业进入金融、保险、证券等特殊行业需向主管部门进行备案。关于贸易监管,境外货物由新加坡海关进入时,报关人只需通过新加坡政府所开发的TradeNet贸易网络系统,即可整合货物流动的文件流程,取得各相关部门的核准。TradeNet系统通过垂直联合,与新加坡5000多家政府机关和公司管理信息系统实现联网,货物的通关手续只需通过TradeNet系统申请,便可在15分钟内快速完成通关程序。